风月大陆 第七章 祸起南疆

    时间:2018-02-06 法斯特历五四O年一月二十五日,就在叶天龙派出的天龙大军在云阳跟镇南王及神族军队对峙厮杀之际,已经集结于法斯特西北边境的武安、亚素大军,正式向控制法斯特西北地区的尤那亚发动进攻!
      本想通过一直合作紧密的神族来调停此次事件,然而,武安和亚素大军一路疯狂猛攻,其中竟然就有神族的军队从旁协助。
      愤怒之极的尤那亚在咒骂神族不守信用的同时,也不得不挥戈北上,与两支战靴踏上法斯特土地的军队开战。其中暗暗让他庆幸和放心的是,幸亏及早同叶天龙达成了和解,使他致力于云阳的事情,否则自己真就可能陷入当初预想的那种两面夹击局面之中。
      好在刚刚会合的海鹰扬军团,有着对武安和亚素两国交战的经验。加之海鹰扬在对于凤舞的清风州之战中挫败,一腔怒火全部发洩到了这两国的军队上——在大陆美女战神面前吃了亏,难道对付这些曾经的手下败将和兽人还不行吗?
      终于,燃烧至法斯特西北边境的战火,从这一刻拉开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临近二月的艾司尼亚,冬季的寒意已经不再,渐暖的气候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将春天捎来。
      玉带湖边,犹如娇羞少女出阁,花草鸟虫似乎都在极力压抑着欲勃的春色,只待一声水暖莺啼,无边春意便欢腾而出一般,流淌的儘是含苞的春情!
      湖心亭,美丽的国务秘书月如倚栏望水,如同凌波蕩漾的湖水,她深澈的眸子也被蒙上了一层云雾。
      叶天龙的变化让她有些无所适从,本来如果他朝着魔化的道路继续下去,那么自己包括整个魔族的命运将极大可能被改变。然而,那天看到他在花园里的一番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她对这个男人的认知。
      风起云涌的架势的确有着暗黑大魔神的影子,就跟当初魔神诞生一样,那种摧枯拉朽的力量唯魔神莫属。可是突然之间,他发出那声厉喝之后,竟然天地一片苍茫,魔神之灵的力量就似碰到了不可抗拒的主宰,如此顺从地骤然消失。而笼罩世间的巨大祥光,就似要化掉世间一切阴暗与丑陋,博大样和得令万物崇敬。那感觉,就似……就似创世神用他博大的怀抱安抚世间一切生灵一般!
      难道魔神也在这个男人巨大的自主力量面前臣服了吗?月如烦乱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倘使如此,自己以及魔族的命运,真就无法改变了吗?难道自己将所有赌注压在这个男人身上,是一个错误?
      不!她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能够拯救整个魔族的魔神之灵就在叶天龙身上这一点绝不会错,而且根据大陆当前所有形势推演分析,他这个天下第一人绝不会是一句空话。
      可是,让她拿不準的就是,照着叶天龙当前这种变化下去,将来能够为魔族的命运负责吗?
      而更让她害怕的还是,自己不知道是怎么了,在大陆成名已久的她,虽然被各式各样的男人追捧,然而她那颗尘封的心灵从未有过悸动。可是现在,当越来越多地接触这个男人,尤其看到于凤舞、晨月这样的奇女子都死心塌地追随他,莫名地,自己那颗心竟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种预感在悄悄地告诉她,可能她的心会在这个男人身上发出她从未想过的一种反应!
      「月如小姐!」
      思绪被一声娇丽的声音打断,月如回身,但见叶天龙携于凤舞等一群夫人而来。
      月如赶紧起身,施礼道:「月如见过陛下,见过各位夫人。」
      叶天龙一手搂着新妻宁素女的纤腰,一手挽着回归帝都不久的玉珠,哈哈一笑道:「国务秘书大人不必如此客气,这里是玉带湖,不是议政厅。呵呵,看你脸色有些不好,是在想什么事情吗?」
      月如微微一滞,她现在实在判断不出自己的心事是否被叶天龙看出来了。她知道他习练龙之心经,再加上他实在令人琢磨不透,自己的心事被他看穿,不是没有可能,心念闪转之际,她胡乱编了一个藉口,「哦,没什么,一些政务琐事而已。」
      「唉,也是,如今丽蝶将军率兵在云阳交战,虽说前些日子顺利拿下了对方要塞,逼近云阳西部第一重镇清风,然而云阳军队有神族参与,她们那边的战局很是艰难啊!」经此一提,叶天龙马上想起了独自一人在前线作战的丽蝶,心里便有万般担忧与挂念。
      提起正事,月如马上恢复了神态,她看了一眼一旁的于凤舞跟晨月,微微一笑道:「陛下大可放心,从目前对方与我军对峙胶着的情形来看,说明神族并未完全控制云阳镇南王军队,可以说虽然神族军队已经正面与我军接触,但总的来说只是小股、零星的,仅就镇南王的实力,对丽蝶将军还远造不成威胁!」
      「月如小姐说得对,神族此次重新出现在大陆,目的恐怕不仅仅是趁乱打劫这么简单。也许他们此次四处介入战事,只是为了更大层面的行动热身罢了。在目前情况下,丽蝶妹子那边的事情反倒不用担心,倒是对于周边各国的动态,我们不得不密切注意!」听月如提起神族,于凤舞将一直思考的关于神族的问题也抛了出来。
      「我同意大姐的分析,现在武安和亚素已经入侵法斯特,好在那边有尤那亚顶着。据情报显示,最近南面的楚越与北边的帕里也有异动,看来,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趁火打劫的大好时机了。」晨月微微欠身,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参与进政务的讨论中来。
      「总之,是风雨欲来啊!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是觉得该来的就快些来吧,所有的事情都集中一起,我们也好一次性解决不是吗?」叶天龙突然严肃起来,仰头望天,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
      不过,他这形像在众女眼里,却怎么看怎么觉得滑稽可笑。就似一个不务正业的贪玩孩童,突然一脸认真地表示要成家立业生孩子一个道理。
      「咦,你们怎么这样看着我呀,有哪里不对吗?」回过神来,叶天龙一本正经问道。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觉得这下那些家伙该倒霉了。」柳琴儿忍住笑,戏谑道。
      「好啊,敢取笑夫君,看晚上怎么收拾你。」叶天龙说着,做了一个老鹰捉小鸡的动作。
      「好怕好怕啊!」柳琴儿娇笑一声,围着其他姐妹们假逃起来,一时间就像触动了连锁机关,众女都被逗得花枝乱颤,摇曳生姿。
      「对了,怎么不见倩公主、龙小妹她们呀?」月如突然问了一句。
      「她们俩呀,现在整天都跟幻云泡在一起,花样百出地打理她们那个天机研究院。」晨月停下娇笑,显得有些气喘吁吁地答道。
      「那有什么进展吗?」月如再次询问。
      「听说还不错,最先由于材料所限,她们研究的那个怪物飞行器一直搁浅。可是当我从外地弄来一批材料后,技术成熟的幻云还真製造出来几个,前两天不是在搞试飞吗,又引得市民一片哗然!」晨月继续将自己知道的情况说给大伙听。
      「是吗?要真有了那东西,可还真不一样了。」月如闻言低头细语一句,似在思索什么。
      其他人并未注意她这句话,而是被玩兴大起的叶天龙逗弄得嬉闹成一团,娇笑低吟,引得一湖春水碧波蕩漾,恰如撩动心弦的少女忍不住难耐的春情一般!
      「报……」
      情意绵绵之间,突然外围侍卫通报之声传来。
      叶天龙靠在榻椅之上,又抚弄了宁素女与玉珠一阵,这才懒洋洋地抬眼吩咐道:「讲!」
      「回稟陛下,鲁图先大人求见!」侍卫稟道。
      「嗯,他从南边回来了?」心念一转,叶天龙挥挥手道:「快请鲁大人过来!」
      侍卫应声退了下去,于凤舞、柳琴儿等人将目光投向侍卫来处,尤其是月如,她在想为何鲁图先回来事前也没知会她一声,难道南边事情进展不力,或者又有什么新情况吗?
      一袭黑袍的冷酷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看他风尘僕僕的样子,的确刚抵帝都。
      「属下鲁图先拜见陛下!」冷酷男人依旧面无表情,不过听声音倒是中气十足。
      「哈哈,鲁先生不必多礼,快快起来!」叶天龙就像当初接见回到帝都的计无咎一般,从榻椅上起身,亲自将其扶起身来。
      「微臣惶恐,有负陛下重托,南疆出事了!」鲁图先虽然低着头,但极冷静地说道。
      「怎么,难道圣殿军团对南方军团作战不力,丢了城池?」叶天龙本能地问了一句。
      「陛下请坐,待我细细道来。」鲁图先见叶天龙还扶着自己的臂膀,忙一躬身请叶天龙坐回原处。
      经过鲁图先的一番讲述,众人才彻底了解到这段日子圣殿军团与南方军团之间的情况。原来,当叶天龙在南疆期间,利用圣殿军团打败吉里曼斯大军之后,原先被吉里曼斯控制的州郡重新回到圣殿军团手中。
      与此同时,有着六太子伊春这面旗帜的南方军团长佛朗索瓦也率部正式进攻圣殿军团,双方你来我往,大小拉锯战役不下百场,实力消耗不相上下。然而就在十天以前,南方军团突然传来军团长佛朗索瓦的死讯,圣殿军团本想趁此良机给予对方重创,没想到反被对方狙击,主力损失惨重,原先控制之下的几座城池也相继失陷。现在,没有佛朗索瓦的南方军团竟然战力大增,来势之兇猛,圣殿军团恐怕撑不了多久!
      闻言至此,叶天龙沉思道:「如果佛朗索瓦果真死了的话,那么他们战力的迅速提升,背后一定是有高人喽?」
      「没错,陛下,您知道现在统率南方军团的是谁吗?」鲁图先介面道。
      「谁?一定不会是伊春吧,他没有这个能力。」叶天龙拿眼望向鲁图先。
      「是的,是您的老对手,左宰——吉,里、曼、斯大人。」鲁图先说到那人的名字,可谓一字一顿。
      「果然是这老家伙,他倒真有本事,如此短时间内便将整个南方军团搞到自己手里。」叶天龙并没有鲁图先预想的吃惊,而是恰如正中下怀一般,十分平静地说道。
      「陛下,依属下看来,单单圣殿军团恐怕无法独立应付南疆的状况!」鲁图先道。
      「嗯,我知道了。老鲁啊,你刚回来,赶快回去休息一下吧!」叶天龙一时心里也无法做出决定,于是搪塞一句先让鲁图先离开。
      「谢陛下,属下告退!」鲁图先拿眼望了一下月如,转身离开了玉带湖。
      「夫人们快快随我回宫,我要对你们当中有些人进行奖惩!」望着鲁图先离开的背影,叶天龙深吸一口气,马上换上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向众女宣布道。
      众女顿时大呼晕倒,方才看他一板一眼处理国务还真像那么回事,心里都在快慰他终于像个皇帝的样子。可是此话一出,他那副唯女欢畅的坏坏模样立刻呈现,真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好色贪乐的本性转换得如此之快,真令人咋舌!
      月如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真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滋味,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香汤流溢,水雾缭绕,灯影迷醉,花娇叶撩。
      温池之中,肉浪翻滚,娇喘吟呻,呢喃乐嚎。
      但见横七竖八的美人娇躯,依斜靠卧,星眸迷离,檀口微张。叶天龙精赤条条,起伏华池,恰似游龙穿云,好如泥鳅掘洞。上下穿梭于美人香臀美股之间,可谓一朝山谷为孤客,万千春景独相赏!
      细细看来,原来池中春色无边诸女,为娇态酣云之美女战神、雨挂巫峰畅享之柳琴儿、呵兰迷濛之玉珠、吐麝羞颜之宁素女、吁喘蹩眉之晨月、吟呻狂舞之辛西雅。
      辛西雅站立池中,壮硕丰满之躯在灯光下饱满坚挺,熠熠生辉。叶天龙一手握捏那只劲爆香乳,一手摩挲光滑紧实之美臀,龙舌舔卷腹中脐洞,胯下巨龙早已面红耳赤,劲勃凌空,随着主人上下摩挲动作,它出入水面之间,恰如巨鲨腾跃,破天箭驰!
      女神战士肆意放纵地呻吟,双手紧箍叶天龙吸舔脐洞的头颅,胸脯剧烈起伏,一副紧臀盘旋扭动,似要将叶天龙探入深谷的手併吞一般。
      燥热紧实的感觉传达叶天龙,他知道辛西雅已被抚弄到位,猛的一个转身来到辛西雅背后,一把扶腰令其弯下身子,顿时将那绯红美臀高高噘起,密林深处洪水氾滥之幽幽桃源豁然眼前,叶天龙再也等不及,手持长枪对準洞口只是一挺,只听「滋」的一声,两瓣粉嫩阴唇登时撑圆紧缩,紧绷绷、柔滋滋吞下大半截青筋暴露之火烫巨龙。
      「啊……」
      辛西雅大叫一声,身子猛的僵直,全身筋肌骤然收缩,更是将蜜穴之中的火龙挤压夹紧,舒爽得叶天龙也不禁腰身一紧、差点丢盔弃甲。
      待辛西雅放鬆下来,叶天龙一个挺身,顺势旋摇数圈,顿时蜜洞春水顺路而下,津津泽泽活泛不少。一来二去,叶天龙大开大合,猛插狠抽,环环套匝硬如坚铁巨龙之上,让他擦磨爽筋,全身肌肤每个毛孔都似沐浴春风一般!
      一连抽插八百余度,辛西雅兴奋大叫之声一直不绝,不知高潮癫狂几许,强悍的女神战士终于在阴精爆射几度之后,身子一软好似魂飞魄散般跌落温汤之中。
      怒勃之物猛然抽离温热玉洞,叶天龙顿感憋涨更甚,微微用力之下竟然有些生疼。转眼望见柳琴儿,立时想起玉带湖湖心亭的话,二话不说,一把揽起浑身早己酥软的她,分开双腿令其跨于自己腰间,一手扶腰,一手抬起她那白嫩的大腿,就势便将巨龙玉茎直捣黄龙,双手一扯一拉间,矗立水中狂热地干将起来。
      柳琴儿双手酥软地搭在他的双肩,就着叶天龙一迎一送的劲力上下前后起伏,快美的浪潮一波波沖刷着她柔嫩的花心,直到整个人几上九霄,飘蕩于云雾之间,忘乎身在何处,亦幻亦梦……
      轮番大战让整个华池温汤几近沸腾,波浪翻滚的,不仅仅是花香四溢的温汤,起伏其中的娇美躯体更是为此增添了无尽的春色。
      待到将众女一一收服胯下,时光早已是夜入深沉。亲自将无力行动的各位美娇娘裹毯移至锦榻,叶天龙才以手为枕,侧卧而对。
      「天龙,南疆的事,我知你暂时无力应对,不如这样吧,我……」
      「别说了,凤舞,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见于凤舞一提南疆的事情,叶天龙就明白她想干什么,马上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可是……」于凤舞还想坚持,一看叶天龙的眼神,便将整句话嚥了下去。
      「你知道我的性格,暂时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就别去想它,免得徒添伤怀,说不定什么时侯办法就会突然来了,但是你万万不要再抱此想法了,好吗?」叶天龙挪了挪身子,凑近于凤舞,抚摸着她顺滑的髮丝道。
      「知道了,以后我是该转变角色了。」于凤舞说着,极其小女人地拿头蹭上那双大手。
      二人正温情之际,那个俏皮的声音随着开门声传了进来,「哇,我说怎么每个房间都空着,原来都在这里呀!」
      同时,倩公主忿忿不平的声音跟着传来,「居然不通知我们两个,心眼好坏哦!」
      闻声而至,众女也都孱弱地抬起螓首,会意地笑看向进门的二人。
      于凤舞望着二人笑道:「别着急,天龙他可还没尽兴呢,我们要不要迴避,别打扰你们的享受啊?」
      「大姐,你就会取笑我们。」龙灵儿娇羞了一下,马上严肃道:「我们才不是来干那事的呢!我们刚刚从天机研究院回来,碰到月如小姐还未休息,她告诉我们南疆那里的事情了,刚好我们一合计,有了一个新想法,想找大姐你商量一下嘛!」
      「哦,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化敌为友』了?」于凤舞先没询问她们有何办法,而是问起她们为何从进门开始就「我们我们」的亲密劲儿。
      「哎呀,大姐,整天在天机研究院,还有什么好斗的。你们听我说,我们已经设计生产了五架飞行器,同时还重新製造了不同属性的魔法球,以及一些魔法光枪。刚刚听到吉里曼斯这个老家伙又欺人太甚,我们是想将这些新式武器用在那家伙身上,就当是做一回实战实验嘛!」龙灵儿看来很为自己这个想法得意,急忙解释一句便迫不及待地说出了这个想法来。
      「对呀,我们连人选都有了。」一直插不上话的倩公主急忙补充了一句。
      「哦?是谁?」于凤舞追问一句,她这才相信她们二人这个想法不是开玩笑的。
      龙灵儿与倩公主默契地伸手一指,众女顺着所指方向一看,竟然正是倚卧榻头,星眸半点的宁素女!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li.com 激情综合站:韩国av_影音先锋av撸色资源色_看av_影音先锋在线av 色撸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